中华老字号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企业动态

主动拥抱互联网 江苏老字号企业触网创新文章来源:凤凰网 发布时间:2015/03/17

  3月7日,农历正月十七傍晚,南京夫子庙老门东街区内人流攒动,却鲜有脚步在扬州“谢馥春”门口停留。曾经家喻户晓的金字招牌与今日冷落的门庭一对比,让这家有着170多年历史的显得有些黯淡。 为了3月7日,农历正月十七傍晚,南京夫子庙老门东街区内人流攒动,却鲜有脚步在扬州“谢馥春”门口停留。曾经家喻户晓的金字招牌与今日冷落的门庭一对比,让这家有着170多年历史的显得有些黯淡。

  为了促进“”的传承保护和创新发展,江苏省商务厅日前启动了“江苏”的认定工作。南京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于德山认为,不能仅仅是一种文化符号,而要转化为消费者的消费习惯,这样才不会衰落。

  新技术冲击下“百年绝活”何去何从

  沿着一条窄窄的小巷向前走,南京四明眼镜店的制镜师傅“吴老”将记者领进一栋年代久远的小楼。办公室墙上挂着的那张民国二十九年颁发的营业执照和屋顶那个老式电风扇都散发出历史的气息。“拿一个小镜子,通过光点的反射,在你的眼底瞬间捕捉到一个点,这就是每个近视或远视者最真实的‘度数’,”四明眼镜店董事长李小强在谈到这个绝活时颇为兴奋,“它验出来的光度比电脑验光更精准。”这个绝活就是四明眼镜店的传家宝验光技术“小瞳检影”。李小强说,“检影”某种程度上就像裁缝师傅做衣服一样,量体裁衣。

  “一个老店能存活,一定是靠它的一项技术,一代一代地传承,”李小强说,“小瞳检影验光技术是一百多年前由西方传教士带到中国的。”如今,随着电脑验光的普及,许多年轻的配镜者对这个老技术都很陌生。“很多人都要求用电脑验光,嫌小瞳检影麻烦。”四明眼镜门店的一个工作人员向人民网介绍了这个老技术的尴尬处境。对一些老年人来说,看远、看中都有问题,这时候只有用这个老技术找到远中近三个数据,才能制作出合适的眼镜。

  据李小强介绍,在四明,掌握小瞳剪影技术的师傅有六七位,大多六十岁开外。“这项技术说起来简单,但如果要熟练掌握至少需要十年的操作经验。”李小强感叹,眼镜行业是个小众行业,人才奇缺,很少有年轻人愿意花那么长时间去学这门手艺。

  为了推动“”的传承保护和发展,江苏首次在全省范围内开展认定,在“江苏”认定的试行规范中,除了品牌创立达50年以上、具有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等要求外,“传承独特的产品、技艺或服务”也是认定的一个硬杠杠。

  “不创新的话,它就是一个历史,对发展没有帮助。”南京市协会秘书长唐亦飞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说,南京目前有六七十家,但是经营状况两极分化比较严重。

  古城扬州也有不少。玉器、漆器、谢馥春都是曾经享誉全国的老牌子,其中谢馥春的历史可追溯到清道光10年。据公开资料,扬州谢馥春日用化工厂从2001年起生产开始逐步萎缩,于2003年企业歇业清算。直到2005年10月成立“扬州谢馥春化妆品有限公司”,企业才重获新生。但是如今这个依然是养在深闺人未识,超市、商场都不见其踪影,曾经享誉世界的鸭蛋粉也只剩传说。在南京夫子庙老门东街区的谢馥春门店内,一名销售人员说,产品不进超市是为了压缩成本。

  于德山教授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表示,一些是一代人的,如果那一代人过去了,它的价值就很小了。对现代人来说,不是一个纯粹的文化消费品,不像电影电视是一种符号化的东西,它是基于某一种商品的消费方式。如果不能变成一种生活方式,而仅仅是一种文化符号的话,意义就不大了。

  “麦当劳肯德基为什么在中国能占据较大的市场份额?”于德山教授举例说,“除了核心产品,这两个企业还给品牌服务孕育了内容。他们传达给消费者的体验和推出的衍生产品都和文化有关系。比如,麦当劳肯德基的门店里有儿童乐园,给小朋友过生日赠送的礼品都和当前热门卡通片的形象有关。这种东西看似很小,但慢慢通过一两代人的培养就形成了一种认同感,进而固定成一种生活方式。”

  唐亦飞对记者说,过去协会的工作主要是保护和挖掘“”,但现在要将的精力投入到推动的创新和发展上来。“本身是商业,”她说,“去年底南京挂牌时,我们提出的发展要与旅游及电商结合起来。”

  线上销售要拼特色。李小强介绍,今年上半年四明眼镜将在网上开一家旗舰店,只卖医学和运动眼镜。怎么让眼镜销售更对年轻消费者的口味,李小强也动了不少脑筋。年轻人热衷网上购物以及爱用手机自拍的习惯给了他灵感。目前,四明正委托一家软件公司研发自拍软件,拿手机自拍一张照片,然后便可以进入网上商城,在线试戴各种风格的眼镜。用手轻轻一拨,照片中的脸还能侧过去,这样就能看到镜腿儿的效果了。

  据悉,为了让的走入年轻人的生活,南京市协会目前正在建设一个名为“微信南京”的移动商城,通过这个平台向大家讲述的故事和创新的做法。唐亦飞介绍,这个线上商城将设置移动定位,用户可以方便地找到企业原先和现在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