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老字号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企业动态

【寻找广东老字号】“古方正药”陈李济文章来源:新华网 发布时间:2015/07/07

“北有同仁堂,南有陈李济。”广州白云山陈李济药厂有限公司是一家拥有415年历史的“中华老字号”。四百多年来,它从一个小药坊发展成了吉尼斯世界纪录“最古老的正在运营的制药厂”。坚守诚信、同心济世,成就了“四百年不倒”的传奇,也成就了中国南药的经典。日前,新华网记者对广州白云山陈李济药厂有限公司董事长石洪超进行了独家专访。    

   新华网:陈李济一直强调“古方正药、真材实料”。能否解释一下“古方正药”的具体内涵?我们知道,中医非常讲究道地药材。到底什么是道地药材?为什么一定要用道地药材?

   石洪超:中医中药已有几千年的历史传承,讲究“古方正药”。所谓“古方”,就是在几千年不断的积累和传承中总结出来的经典验方。陈李济的乌鸡白凤丸、壮腰健肾丸、养心宁神丸等都是源自中医古方。所谓“正药”,就是要用正品的道地药材。“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药材生长在不同的环境中,性状会有很大的差异,药效也就不同。所以,中医非常讲究道地药材,也就是生产在特定地域、品质佳、疗效好的中药材,内蒙古的黄芪、四川的黄连、福建的泽泻等都是著名的道地药材。陈李济古时就有明文规定,“本药行创设三百余年,所制各项丸药,悉遵古法及家传良方,采药必选地道,配制务依法规,是以按方服用,无不有效……”传承至今,陈李济一直坚守“古方正药、真材实料”的宗旨,所有药材都是真材实料,不是道地药材一定不用。举个例子,陈李济的壮腰健肾丸里有一味药材叫黑老虎,我们就只用岭南地区生产的,北方虽然也有种植,却不是道地药材了。    

   新华网:陈李济以创造蜡壳药丸工艺而闻名中国成药界。能否讲讲蜡壳药丸问世的经过?

   石洪超:蜡丸出现在广东自有其独特的地理环境。岭南天气潮湿,多数中药材含有糖、淀粉、挥发物等成分,极易吸潮、霉变或招惹虫蛀,如何防潮湿防霉变防虫蛀,满足远足人群甚至海外购货的需求就成了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蜡壳药丸的出现也有其独特的历史和社会原因。首先是要有资本较大的药铺和较高技术的制药人员,才有能力研制成功。同时由于广东中草药多,气候湿热,又是进出口贸易要地,外因的条件也促成了它的问世。

   蜡壳药丸的制作无疑是医药界的巨大革命。抗战期间,陈李济附近的一口井中曾捞上来许多蜡壳药丸,经过十数年浸蚀而丝毫无损,其制作之精良令人叹为观止。由于打壳、蜡壳周转及入、烙、封、剪、印等各工序均要用蒸笼装载,因此当时全厂上下都可见到蒸笼。据统计,1958年全厂共有1.2万多个蒸笼,“蒸笼王国”的别称也不胫而走。

   蜡壳药丸起源于陈李济,后来北京、杭州等地的药铺也相继采用,先是限于少数贵重丸剂,如大活络丹丸、回生丹、黎峒丸、十全丸、安宫牛黄丸等,后来慢慢发展到普通蜜丸。1981年,联合国世界科教文组织曾委托北京中医学院和北京科教制片厂,选择陈李济的蜡壳丸生产工艺拍成电视录像片,向全世界展播。    

   新华网:如今医药市场上出售的同一种药物往往有不同剂型,比如乌鸡白凤丸,有丸剂,也有片剂、胶囊等,请问不同剂型之间有什么区别?

   石洪超:同一个产品可以生成不同的剂型,不同剂型之间,都有各自的工艺特性和优势。陈李济主要产品都是以丸剂为主,包含了大蜜丸、水蜜丸,也有昆仙胶囊、喉疾灵胶囊、新血宝胶囊等胶囊制剂产品。不同剂型的选择,主要是看药品组方的工艺要求。不同剂型的产品,都是在确保药效和质量的前提下,才能进行规模化的量产,不能单一的评价那种剂型的优劣。    

陈李济镇厂之宝——“百年陈皮”(新华网李隆强 摄)

   新华网:除了蜡壳药丸,陈李济还有哪些”压箱之宝”?

   石洪超:2008年,“陈李济传统中药文化”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在非遗保护的内容中,最具陈李济特色的除了陈李济首创的蜡壳药丸工艺之外,还有陈李济镇厂之宝“百年陈皮”。

   岭南有这样的俗语:“广东三件宝,陈皮、老姜、禾杆草。”其中陈皮最佳者为陈李济自制的“百年陈皮”,被列为广东进贡给朝廷的“贡品”。当时的达官贵人以拥有陈李济陈皮为荣耀。民国乙卯年,广州大水成灾,陈李济义卖百年老陈皮,“一两陈皮一两金”,达官显贵争相购买,所得售款全部赈济灾民,此举当时传为佳话。

   1954年全国开始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社会主义改造,陈李济作为当时广州最大的民族资本企业主动参加公私合营。时任陈李济“掌门人”的李朗如率先将自己的股份捐给国家,对当时的广州全行业社会主义改造起了带头作用。除了继续营商资助革命,李朗如每年都要拿一些“百年陈皮”送给宋庆龄和何香凝,至此“陈皮之谊”仍年年继续。

   1985年陈李济举办创立385周年庆典,为感谢全国政协副主席霍英东、岭南画派大师黎雄才等对陈李济的厚爱,陈李济人馈赠陈李济典藏百年陈皮给两公,获霍老“比黄金更珍贵”的高度赞赏。    

   新华网:能否谈谈陈李济未来发展有哪些规划?

   石洪超:在“互联网+”的浪潮中,陈李济作为一个传统的中华老字号企业,在企业战略发展和规划上,已明确提出要走聚焦发展、品牌专业化和精细化的路线。在全国中医药老字号企业中,陈李济的品牌竞争力与一些兄弟企业相比,还是有些差距,这其中可能就需要在品牌“再定位”上做文章,向品牌专业化和精细化发展。

   借助“互联网+”的技术优势,陈李济已经明确借力广药集团大平台的资源优势,在“大南药”和“大健康”两个板块做文章。

   在“大南药”板块,陈李济的产品梯队完善,品牌资源丰富,在对症的名优中成药领域优势非常明显,如“壮腰健肾丸”、“舒筋健腰丸”、“补脾益肠丸”、“昆仙胶囊”等骨科痛症类的药品,疗效十分显著,只是现在整体规模还不大。陈李济将根据治疗领域,优化现有产品结构,集中资源和精力发展“大品种”,对优势的潜力产品,借力集团大项目整合,持续进行开发,不断拓展优势品种及领域,形成治疗骨科痛症专业化的产品品类,将陈李济打造成骨科痛症类的龙头品牌。

   在“大健康”板块,着力加快恢复陈李济秘制陈皮工艺,自主生产陈李济年份陈皮产品。以“百年秘制工艺陈皮”作为企业大健康产品的开发突破口,将陈李济打造成南药陈皮第一品牌。


   新华网:陈李济是有四百多年历史的中药老字号,也是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的“最古老的正在运营的制药厂”。有人说,当谈到商业威望,没有什么比长寿更值得赞许了。您认为,陈李济“四百年不倒”的秘密是什么?

   石洪超:陈李济的“长寿”概括起来应该有道德、创新、管理和文化四个层面的原因。

   道德方面是指诚信立业、合作济世。陈李济可以说是因诚信而生。四百多年前,广东省南海县人李升佐,在广州大南门已末牌坊脚经营一间中草药店。一次,李升佐在码头发现一包银两,于是日复一日在原地苦候失主,终于原封不动把银两归还失主陈体全。陈感念李的高风亮节,将失而复得的银两半数投资李的中草药店,两人立约:“本钱各出,利益均沾,同心济世,长发其祥。”并将药店取字号“陈李济”,寓意“存心济世”。可以说,没有诚信就没有“陈李济”。“陈李合作,同心济世”提倡的“合作”、“济世”的理念,也成为了广药集团企业文化的核心精神之一。

   创新方面是指创新兴业、首创蜡丸。一个企业的长寿离不开创新,陈李济的创新着重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创新管理奠定了股份制合作的雏形。陈李济创业之初订立的合伙文书,规定了陈李两族采取资本合作,按股分利的模式,在明朝的封建社会体制下,陈李济的这条家规就是现代企业股份制管理的雏形。此外,为实践这种创新管理,避免变成单一的家族企业,陈李济还明确规定,两姓合股经营,陈李两族子女不得通婚,两族轮流选任司理,也就是厂长,且所选之人必须是族人中德才兼备之士。从某种程度上看,陈李济从创业之初的创新管理就开启了现代企业的管理模式。

   二是创新工艺,首创蜡壳药丸。广东地处岭南,自然气候潮湿,传统的中成药易发霉变,且一些芳香类的中药材因药性挥发而影响整体药效,也无法满足人们远足之需。为此,陈李济人总结出煮蜡、串圆子、蘸蜡、鎅壳、入丸、封口、剪蒂、盖印等8道手工工序,用蜂蜡与木蜡混合浇铸成蜡壳,先割成半球形,然后将丸药裹在其中,再用蜡密封,这样就可久存而不变质。早年陈李济的蜡丸一度成为“广药”的代名词。起初因工艺复杂先用于贵重药品,自动化生产之后,这套封装工艺被更为广范采用,并延续至今。

   三是创新经营,开创外向型经营的黄金时代。陈李济早在19世纪20年代就开始了外向型经营的发展实践。当时,“陈李济”的产品由于质量优、价格廉,且便于携带,许多出国谋生的国人为防病所需,携带出国,进而引销到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泰国、缅甸、印尼等地。道光六年(1826年)陈李济又在广州十三行开设一个批发所,作为产品输出、洋药原料输入的口岸贸易机构。后来还在香港、上海、澳门、新加坡等地设支店,形成了一个跨省、跨国的经济网。民国时期,陈李济已进入产销的“黄金时代”。

   管理方面可归结为责任守业、精益求精。在陈李济中药博物馆里,有一副木质楹联,保存至今已逾百年。上面所刻“火兼文武调元手,药辨君臣济世心”,以宰相调度文武百官为喻,意指良医既如良相,药亦有辨君臣,君臣同心,济世兴国。其中的道理规定了陈李济人做人和做药的准则,也明确了一个制药企业和制药人应该坚守的责任。传承至今,陈李济一直坚守“古方正药、真材实料”的宗旨,药材选购坚持地道产地,如平日备料不足,宁可停产。

   在严格制药管理之外,陈李济几百年来还订下一条规矩,就是救急扶危、同心济世。在饥民、难民较多的旧社会,常有行人晕倒,“陈李济”铺中的员工见状必出门相救施药。夏日炎炎,广州街头各种挑担、拉车苦力众多过往,“陈李济”又在人行道设茶缸,免费供应茶水。诸多义举在市民心中树立了陈李济“同心济世”的形象,这也是陈李济长寿的文化基因。

   新华网:四百年多年来,陈李济走过了怎样的一条道路?能否总结一下企业的发展路径?

   石洪超:陈李济至今传承一句话,叫“四百余年,古方正药”。其实四百年多年陈李济只是坚持做一件事,就是生产“古方正药”。从明朝万历年间创立到现在,陈李济一直都坚持中成药生产。只是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有不同的发展特点:

   一是在明清时期,以“前店后坊”的生产格局为主,主要制售各项蜡丸产品,如至今还在生产的大活络丸、养心宁神丸等。

   二是在民国时期,陈李济已经开始规模化生产,并开始了中成药对外贸易和连锁经营。在十三行开设批发所,在香港、澳门、台湾、上海、新加坡等地开设支店,形成了连锁经营网络。

   三是在公私合营时期,以陈李济为主体,先后并入神农、万春园、伟氏、冯致昌、何弘仁、燮和堂、橘香斋等七家药厂,及甘泉药社、大生蜡店、合记蜡店,组成“广州陈李济联合制药厂”,后期陈李济从家族企业变成国有企业。

   四是在改革开放时期,广州陈李济药厂被中国药材公司确定为国家重点中药厂。其后,企业进行大规模现代化改造,购进新设备,研发新产品,增加新剂型。1998年,陈李济按照GMP设计的新厂基地在海珠区广州大道南落成,企业完成历史上首次搬迁。


   新华网:陈李济当前发展面临那些机遇和挑战?

   石洪超:当前国家经济增速趋缓,但国民健康保健需求没有下降,医药规模仍在扩容。随着老龄化、环境污染加剧及人们生活方式的转变,治疗“三高”等富贵病的药物、保健品与治未病的预防类药物,提升患者生活质量的药物,以及抗病毒、抗传染类药物等需求占主导地位,陈李济的一些主销品种将会市场扩容。

   同时,中医中药正迎来更好的发展环境,陈李济等有历史底蕴的中药老字号正受到更多关注。


   新华网:您认为,“互联网+”将如何改变中药产业?

   石洪超:“互联网+”对医药企业来说,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市场精准投放和市场扩容。在“互联网+”的经济影响下,国家医改政策逐步放宽,网上药店的数量逐步增大,国家也逐步放开处方药的网上销售,药品网上销售的品种将会逐步增多。而药房托管、医药健康产业的移动终端逐步兴起,个人健康咨询、体检、买药、用药将会在互联网上实现一条龙的服务。“个人的健康定制”将是互联网给医药健康产业带来的新生态。


   新华网:老字号可称得上是中华商业文明的精髓。然而,在新时代的大潮冲击之下,老字号生存的社会生态环境正在经历深刻的变化,有些曾闻名一方的老店甚至倒闭关门。对此,您如何看待?

   石洪超:近年来,市场经济发展日新月异,尤其随着互联网经济快速发展,传统生产企业受到的冲击和影响愈发显著,受制于历史经营模式的限制,有些老字号企业甚至已经关停。

   陈李济是传统的中医药生产企业,在新的经济环境下,明显感到企业发展步伐还是比较慢,转型升级的速度还是不够快。不过在广药集团的快速反应和新兴战略指导下,我们也开始借力电商,调整经营结构,加快企业转型升级。

   当前老字号的发展主要面临两个问题:一是原材料价格上涨、劳动力用工成本上涨等导致利润空间被压缩;二是仿制品严重透支老字号品牌市场信誉,造成一些企业难以做大做强。从老字号企业自身来说,老字号企业要重新擦亮品牌,就必须革新求变,依靠技术创新提高科技含量、设置技术壁垒。同时,也要进一步加强商标和专利保护的意识和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