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老字号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企业动态

绍兴老字号如何“互联网”?文章来源:绍兴日报 发布时间:2015/07/13



有太多的手段可以实现老字号的“裂变”,而其中首要的一步就是告别“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的禁锢思维,遵循互联网的协作、参与、平等、共享原则,实现“协同制造”

最近,绍兴两起老字号事件引人关注。一是百年老店“荣禄春”突然关门歇业震惊市场,媒体及有识之士进行了多角度的解读;另一件是中华首批老字号“女儿红”宣布与“同仁堂”联姻开发同仁堂老酒系列产品。这两件事看起来关联度不大,但背后折射出传统企业如何面对新产品、新市场、新营销问题,尤其是在“互联网+”风潮背后,如何守住传统文化核心价值又搭上裂变式增长快车,值得探讨。

绍兴女儿红酿酒有限公司创建于1919年,是绍兴东路酒的代表。无论历史底蕴还是品牌的市场认可度,一直以来均堪称黄酒界翘楚。但说来也奇怪,这样一家“老字号”其市场份额增长却一直不快。直到2009年“古越龙山”正式收购“女儿红”,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品牌份额才逐步扩大。但诚如“古越龙山”相关负责人称,“女儿红”是足以与“古越龙山”双雄鼎立的品牌,不应该一直扮演“小弟弟”角色。而这个命题其实正是所有老字号的困窘,理论上应该爆发式增长,实际中却长期徘徊。

时下流行的“互联网+”其实正暗合了企业破题的需求。如果把传统产销模式誉为“加法”,“互联网+”则是道乘法题。以今年6月2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的《“互联网+”行动指导意见》提出的“协同制造”为例,通过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方式,这种新的制造模式将打破时间、空间的约束,使整个供应链上的企业和合作伙伴共享信息,从而第一时间响应客户需求、最大限度缩短生产周期、最有效地实现设计生产的柔性订制,从而显著提高客户满意度,降低库存和生产经营成本。而“同仁堂”和“女儿红”的联姻虽然属“跨界”,但双方各有所长,除去双方在黄酒和中药界的品牌影响,“女儿红”的制造能力,“同仁堂”的营销、研发能力,通过技术的融合是足以产生化学反应的。

站在更高层面看,不管是此前的“古越龙山”收购“女儿红”,以及此次的“女儿红”与“同仁堂”联姻,均可视为另一种形式的“协同制造”。在我看来,两者至少实现了三重“协同”,一是跨产品的协同,黄酒加入中药使“中药变得好喝,酒变得健康”;二是跨品牌的“协同”,同仁老酒将以双品牌销售,既有“同仁堂”的品牌,也有“女儿红”品牌,但撬动的是两个品牌的市场;三是跨地域协作,“同仁堂”和“女儿红”一直南北分立,这种协作实现了“同仁堂”与浙江企业的首次合作,借助北京同仁堂科技发展集团的2300多家连锁店渠道,也使黄酒界实现了多年梦寐以求的“打过长江去”。

因此,这样的“协同”实现的是产品、市场和品牌的三重创新,最终有望撬动一个新产业的成型。于“同仁堂”而言,此次联姻实际上是其发力健康食品产业的一环,其正加速向医疗服务、养生保健、学术教育、药膳餐饮等新领域拓展,境外终端网点逾100家,并在2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同仁堂文化博物馆。同理,“古越龙山”近年来也遵循这样的“协同制造”,实现了产品、产业、市场整个产业链条的“乘法效应”,此次联姻催使其健康养生酒年增销售额达3000万元,“协同制造”效应可见一斑。

由此可见,老字号的“互联网+”战略绝不局限于目前电商模式带来的网络交易繁荣,有太多的手段可以实现老字号的“裂变”,而其中首要的一步就是告别“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的禁锢思维,遵循互联网的协作、参与、平等、共享原则,实现“协同制造”。